李叔同:半生繁华半世僧

发表时间:2020-06-02 10:57

微信图片_20200602110116.png

曾几何时,不经意间就哼起了“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首歌只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的更加好听、更有韵味!
歌手朴树就曾经说:如果《送别》的歌词是我写的,当场死在那儿都可以。
这是歌的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叔同,号“弘一法师”。
他的人生分为两部分:
在俗:风流倜傥的花花少年,内心却迷茫;
在佛:普度众生的得道高僧,心怀天下。
1880年旧历九月二十(光绪六年),李叔同出生于天津故居李宅。
李筱楼给他起名字叫李文涛,字叔同,乳名成蹊,出自史记中那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据传闻,他降生之日,有一只喜鹊口衔松枝放在产房的窗户上。
所有人都认为这松枝是佛赐祥瑞,儿子将来必是栋梁之才。
李叔同也一直将这根松枝随身携带,并时常对着它祈祷。
李家人潜心向佛,顾自幼便喜欢上诵经的感觉!5岁时丧父,法师们在满屋嚎啕声中,念诵经文,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为他主持葬礼。
李叔同跟着念诵《大悲咒》和《往生咒》,或许那时他已埋下出家为僧的种子。
6岁启蒙; 8岁读四书五经;13岁习训诂、攻历朝书法;15岁时出口便是“人生犹如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这样的绝句。人送外号“小神童”
18岁娶妻,20岁儿子出生!生活本该归于平静的他,心中却泛起的涟漪,想起了杨翠喜!
杨翠喜是他的初恋!是杨翠喜在公寓的梨花床上,为他教授的那堂课,让他从男孩变成真正的男人。
当年李母带他逃往上海,一来逃避戊戌政变的风波,二来是断了他与杨翠喜的联系。
所有他一直想着她,要和她过梦想中的生活!
现在的母亲早已阻止不住他!满怀激情的踏上了去天津的船!
当李叔同到达天津时,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杨翠喜早已成了北京王爷的宠妾,沉迷于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哪还记得那个发誓要娶他的李家三公子!
杨翠喜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却也是玷污了他的爱情的女人!失落的李叔同当晚就乘船回上海!
《辛丑北征泪墨》便是在他狼狈的逃回上海之后整理的,也正是因为这本羁旅散文抚慰了他受伤的心灵,让他重新走出了往日的伤痛,也让他在上海的文艺界风光了好些日子。
旧爱不复,新爱已至!沪上名妓李苹香就此闯入的他的生活!
正因为她的激励,李叔同考上了南洋公学。并完成了《法学门径书》和《国际私法》的翻译,中国近代法学最早的翻译著作。
李叔同1900年摄于上海
蔡元培的据理力争无果的情况下,为了支持学潮运动,李叔同主动退学,创立新学组织“沪学会”。
就在李叔同为了爱情、学业、事业,倍感踟蹰时,似乎已忘记了母亲,忘记了还有个家!
现在又给了他一次痛击!年仅46岁的母亲客死异乡!
国人素来讲究的落叶归根,但是按照旧规:外丧不进门。
悲痛不已的李叔同决定给母亲办一个新式葬礼!提前在天津《大公报》上刊登了葬礼通知!
于是,一个礼堂,一架钢琴,一篇悼词,没有眼泪(李叔同之前已哭49天),葬礼当天400人穿着黑衣,不见披麻戴孝,母亲在西式葬礼中走得恬静从容。
在葬礼结束后,那个曾经温暖的家已经没了!他抛下妻儿,独自逃离天津!前往日本!
在东京,在这里,李叔同给自己捏造了一个符合他心中期望的新身份,他叫李哀,父母俱在,家庭幸福,无妻无子,不念故乡。
去日本专攻美术,辅修音乐。
在日本时留影
李叔同开始不断地尝试新鲜事物,绘画、音乐、舞台剧等等都让他如痴如醉。
一次《奥德赛》中的日本知名艺妓贞奴对李叔同说:“真正的戏剧家只把自己当做宇宙的中心。”
李叔同顿觉茅塞顿开,于是便有了《茶花女》中风情万种的反串女主角玛格丽特,中国人表演话剧的帷幕由此缓缓开启。
他独自完成的《音乐小杂志》封面是贝多芬的画像,这是中国史上第一次有人将西洋音乐带入国门。
异国的生活终究不如熟悉的家乡,李叔同想家了,他想念说着国语的祖国,想念家里带给他的安心,于是决定结束日本的求学,带着雪子(雪子与李叔同之前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没有妻子俞氏的呆板,没有风月女子的活络,有的只是自然的矜持和顺从)返回海的那一边。
1911年4月,李叔同学成回国,到高等工业学院任图画教员。
回国后时局却变了,一夜之间,桐达李家破产了。
《送别》就在此逆境下产生的!
杭州浙江两极师范学校的任教,让他无比的清澈和通透!
在浙江任教时的李叔同
闲暇之余,就喜欢到寺庙,看打坐,听念经!勾起儿时家人们潜心修佛的场景!
在杭州他遇到了自己最得意的两个门生:丰子恺与刘质平。
1918年,李叔同(中)与丰子恺(右)合影
为人冲动的丰子恺,曾将教学主任给打了,李叔同力挽狂澜,在批评大会上揽下错误,才没让丰子恺被赶出学校。
家境贫寒的刘质平,去日本留学时无力支撑学业,也是李叔同从本就不多的薪酬中分出一部分来支持他学习,虽师徒之名,却是情同父子。
李叔同在体验过红尘万丈后,终于走上了皈依的道路!
杭州定慧寺速写
李叔同如此盛名之下,选择出家的消息,震惊了整个文化界!
定慧禅寺大雄宝殿中,梵音响起,发丝飘落,一念放下,万般从容。
从此世间再无李叔同,人间只剩弘一法师。
弘一法师(右一)
出家后,便踏上了一条苦行僧漫长的修行之路!
定慧禅寺没有专门的唱赞颂材料,材料都是散录的,由高僧口传!于是他花费数年,完成著作《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这是一部律学书籍,这也是他为佛家做出的巨大贡献。
弘一身体力行地在闽南弘法十年,尽一己之力,渡劫众生。
1938年,在即将沦陷的厦门,弘一法师不避烽火集中演讲,身后挂着他亲手书写的中堂“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他抱着殉教殉国的死心,迎接每一个日出。
死生大事,除了念佛,其他无一桩重要。
弘一无论是弘扬发佛,还是探索历史,都身体力行并坚持不懈!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弘一从容的安排后事的每个细节,写下“悲欣交集”的绝笔,妙莲法师伏榻痛哭,弘一慢慢地说:“这次,朽人真的要走了”,语气平静的如无风之湖,为世人留下1800多颗舍利子和600多块舍利块。
音乐方面,是国内第一个用五线谱的作曲家。
绘画方面,是中国现代版画艺术创始人,撰写《西洋美术史》、《欧洲文学之概观》、《石膏模型用法》等著述。
书法方面,他是书画大家,鲁迅、郭沫若都为求他的一幅墨宝而欣喜万分;诗词与篆刻也独树一帜。
他还是中国话剧创始人之一。
张爱玲说:“不要以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外面,我是如此谦卑。”


分享到:
主办单位:山东广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山东广畅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山东广畅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本网总编辑、总法律顾问  李广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