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兄弟

发表时间:2020-05-04 19:27

0 (1).jpg


  该剧是根据石钟山同名原著改编的电视剧《天下兄弟》讲述的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辛酸、坎坷而充满喜剧精神的人生故事。本剧由著名导演黄力加执导,聂远吴健董勇王力可陈建斌等主演。

天下兄弟天下兄弟谁也不会想到,刘栋和田村这对孪生兄弟的命运会在1962年的那个秋天产生如此巨大的反差!

那是一个午后,大肚子的孕妇王桂香突然要临盆,昏厥在路边的大榆树下。也许一切的故事都开始于巧合,部队某军官田辽沈、杨佩佩夫妇正好开车经过王桂香的身边,身为护士的杨佩佩果断地把王桂香送到了她所工作的部队医院。王桂香很争气,一口气生了个双胞胎!

杨佩佩在向王桂香丈夫刘二嘎道喜的时候,内心充满了落寞和叹息!她和田辽沈结婚多年,却始终没有孩子,领养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成了杨佩

佩心底最大的期待!一切似乎顺利成章,由于家庭的贫困,王桂香将双胞胎中的老二送给了田辽沈夫妇,然后自己带着双胞胎中的老大回到了乡下。那个送给田家的孩子取名叫做田村;而那个农村的孩子,则叫刘栋。

王桂香终于憋不住,将其中一个孩子送给田家的事告诉了刘二嘎。刘二嘎一听犹如五雷轰顶,他固执的认为只要是一家人,即使饿死也要死在一块儿,他决定去城里抱回自己的亲身骨肉!在田家的一晚,刘二嘎和王桂香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田家对小田村无微不至的爱和巨大的不舍,再联想到自家的困难处境,两个人悄悄地离开了田家。自此之后,田村成了王桂香一生的牵挂

“抢子风波”之后,田村更加成了田辽沈和杨佩佩的心头肉,他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成长,成了大院里嘎小子们的孩子王,从没少给父母惹祸,甚至有一次还偷走了军长的佩枪,闹得整个大院实行戒严!

刘栋在农村里艰难的成长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利用课余时间挖野菜、喂猪、干农活,甚至因为贫困天天吃饼子而被人起外号“刘饼子”。但懂事的刘栋自强自立,在农村贫瘠的土地上倔强的成长!

第1集   1960年秋天,走荒郊野外孕妇王桂香突然感觉腹部阵痛,恰巧经过团长田辽沈和部队医院护士长杨佩佩夫妇把王桂香送到了医院。王桂香顺利地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孩。两个孩子到来让王桂香陷入痛苦之中。因为这会使一家原本拮据生活雪上加霜。田团长因为曾经受伤无法生育,夫妇两人希望抱养一个孩子。杨佩佩夫妇抱走了其中一个孩子并取名为田村。回到农村王桂香忍不住向刘二嘎讲出了实情。愤怒的刘二嘎大发雷霆……

第2集   倔强耿直刘二嘎一心想把自己骨肉抱回来,所以自作主张去了部队。刘二嘎鬼使神差从田团长家“偷”走了自己骨肉,街道遇到了寻找自己的王桂香。王桂香用计谋使得刘二嘎暂时留了下来刘栋(双胞胎老大)病越来越严重了。善良杨大夫再次伸出了援助之手,关键时刻挽救了孩子生命。纯朴王桂香面对一心想要回孩子丈夫和恩人杨大夫陷入两难。而此时最为痛苦莫过于杨大夫夫妻二人。深感内疚田团长向杨大夫提出了离婚。这一幕被门外刘二嘎听到……

第3集   王桂香和刘二嘎回到乡下。刘二嘎虽然不再提去要孩子,可时常半夜起来缩土炕角落抽烟一袋接一袋烟地抽,呛得王桂香也跟着时常醒来。王桂香说田家个好人家,以后不能再去叨扰人家了。刘二嘎也知道田家个好人家,也知道田家会对儿子好,可那心里还放不下田村。毕竟那自己骨肉啊!

第4集   刘二嘎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再干活挣工分了,家庭重担都落了王桂香身上。生活越来越困难,三个孩子在学校被同学嘲弄。老大(刘树)为了保护自己弟弟妹妹和同学打了起来遭到学校处分。调皮田村十分聪明,在孩子们中间成了孩子王。因为发现妈妈手裂了,就和小朋友用玩具手枪,换钱给妈妈买手油。知道真相杨佩佩百感交集。又到了征兵时候,刘二嘎和王桂香一心想让刘树当上兵。刘二嘎拖着病怏怏身体到村里胡主任家求情……

第5集   刘树在征兵报名处遭到了冷落。胡主任借故刘树走后家中没有劳力,拒绝为刘树报名。刘二嘎决定杀了家里准备过年大猪给胡主任送礼。刘树顺利报了名,体检也顺利过关。全家人沉浸快乐之中。刘二嘎病情也大为好转。田村对于打仗拿枪事情兴趣十足,带着一群孩子去了军部地道。孩子们因为害怕都走了,田村一人通过地道到了军长家里,拿了军长枪。军长枪不见了,军部引起了轩然大波。村子传来刘树不能当兵消息,刘二嘎吐血而亡……

第6集   田村即将高中毕业了,整日不务正业。田辽沈此时显得有心无力。刘草和大宝好上了,两人开始畅想未来,合计着结婚事情。胡主任儿子胡小胡却看上了刘草,一心想和刘草好,逼着胡主任成全他和刘草。刘栋顺利高中毕业,全家人又开始为刘栋当兵事情忙活了。在征兵报名处,刘树听胡主任说这次征兵名额十分有限,为了刘栋能够当兵,刘树去了胡主任家去跪求胡主任。可胡主任却说要去刘树家和妈王桂香商量……

第7集   胡主任到了老刘家,提出了如果刘草能嫁给自己儿子,不仅刘栋能当上兵,刘草也能村里当上赤脚医生。胡主任儿子胡小胡是村里有名二流子,刘草又跟后屯大宝好了两年了。胡主任的提议全家都不赞成,可要不同意,刘栋当兵希望就成了泡影。为了爹临死前愿望,为了刘栋能当上兵,刘树忍痛同意了这门亲事。与此同时,田村高中毕业两个多月了,一直游手好闲混日子。田辽沈希望去当兵下部队锻炼锻炼……

第8集   刘草答应了嫁给胡小胡,但要求弟入伍通知书下发时才能定亲。为了能让自己弟弟当兵,刘草只能放弃青梅竹马大宝,而对于大宝,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但又无能为力。入伍通知书一下,胡主任就把胡小胡和刘草定亲礼给办了。那一晚,大宝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并让刘栋转告刘草要好好过日子。刘树把自己灌醉了,刘栋内心也波涛翻滚。石兰和朋友去看电影票被抢了,田村见义勇为却被认为流氓斗殴,结果被扭送进了派出所……

第9集   在父亲激将法刺激下,田村赌咒发誓要成为一名出色军人。而刘栋踏上参军旅途,却充满了家人凄苦。姐姐刘草眼见着心上人远走他乡,而自己新郎却是村里混世魔王,怎不悲凉?哥哥刘树一夜之间添了白发,母亲王桂香更老泪干涸,背负着这样沉重,刘栋暗下决心要通过军队生活来改变命运造化弄人。时隔二十年,两兄弟在不知情状态下重聚军营,分到了新兵连同一个班。两人都是班里不能忽略人物。亲兄弟较量悄然开始……

第10集   新兵连生活让这些头一次离家年轻人深刻体会着对家眷恋。一天吃饭时候,食堂师傅给田刘二人同时端上了长寿面,两人才知道彼此竟同一天生日,第一次相视而笑。住同一间宿舍,新兵生活习惯却相差甚远。以刘栋为首农村兵处处节俭;以田村为首军区大院子弟们很瞧不上农村兵寒酸,分歧渐渐滋生。自从嫁给胡小胡后,刘草就安下心来准备做个本分媳妇。然而仗着胡书记地位胡小胡得知很快能进城打工消息后,又开始赌钱。找不到钱就开始拿刘草出气……

第11集   和刘栋一起参军农村兵马林受到表扬,并被安排去炊事班帮厨。班务会上,田村、高海因为马林推荐刘栋当副班长事争执起来。桂香想给刘树娶亲,却知道了刘草生活不如意境况。新兵连生活给田村和刘栋很大震撼,各自都确立了自己未来目标。田村被安排去训练女兵,和石兰不期而遇。石兰对田村误会还没消除,刘栋因为是农村兵,受到田村和高海歧视,发生了许多小摩擦并彼此较着劲……

第12集   新兵连训练即将结束,面临分配每个新兵都开始了自己打算。田村和刘栋也各自有了自己理想和愿望。刘草受不了胡小胡整日赌钱,好言相劝却无济于事。胡小胡根本不予理睬。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了。田村、高海、刘栋被分配到了师部警卫,连马林被分配到了炊事班。田辽沈去师部检查工作,顺便看望田村。田村的改变让田辽沈感到欣慰。刘栋到了师部,被安排参加新闻培训班,与石兰、柳三环相认识。刘栋和石兰机缘巧合报了高炮连去采访,彼此加深了了解心生美好却遭到了田村妒忌……

第13集   胡小胡整日赌钱,刘草拿没有办法。赌桌上小胡得知大宝回来了,刘草回娘家看望。桂香得知刘栋消息,全家人为刘栋成绩感到骄傲和自豪,刘栋回忆起自己当兵时家人为所付做出巨大牺牲,一幕一幕感到自己身上那份责任更加沉重了。刘栋面对石兰感情陷入了沉思。田村依然对石兰穷追不舍,遭到了石兰更加反感;刘栋开始逃避石兰,石兰质问遭到冷言。军队进入了二级备战状态,一场战役慢慢拉开了序幕……

第14集   田村参战决心已下,站岗时跑掉决定独自坐火车去战场。田村一腔热血被浇灭,不但违反了部队纪律同时被认为逃兵。感到满腹委屈的田村敢作敢为,让石兰刮目相看,对田村有了新认识。田村血战书给了田辽沈极大触动,虽然理解了儿子,但还要求李师长按纪律办事。胡小胡提前下班却看见大宝在刘草诊所门前张望。多疑的小胡在诊所里与刘草胡搅蛮缠,石兰对刘栋胆小怕事表现感到失望,并慢慢冷落刘栋,反而对敢作敢为田村改了态度……

第15集   田村和石兰调侃让刘栋很不舒服。一次打篮球时,刘栋不小心碰伤了田村。高海为田村报仇对刘栋大打出手,但刘栋并没有把此事揭发。胡小胡整日酗酒、赌博,伤心的刘草感到了绝望。部队到歇马屯拉练,三班进驻了革命烈属苏巧巧家。他们到来给歇马屯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而纯朴苏巧巧也给战士们带来了亲切和温馨。农村出身的刘栋面对农活对于都得心应手,这让大家对这个农村兵另眼相看。拉练演习中,石兰和田村相互受伤,苏巧巧细心照料田村,被刘栋看眼里……

第16集   苏巧巧俊俏、纯真、善良,成了战士们心中耀眼鲜花。刘栋却觉得看见就像看见了姐姐刘草,情不自禁把当成了自己妹妹般细心照顾。刘栋、田村自告奋勇要五个小时之内完成找地标任务。途中刘栋发现了一只溺水猪决意下水救猪,田村执意继续前进;高海不听田村阻拦要抄近路,结果协同作战变成了分道扬镳。高海迷路山中,夜已深,刘栋找到高海两人摒弃前嫌。刘栋却因劳累过度昏厥。过去石兰、柳三环、苏巧巧三个女孩儿细心地照料着昏睡中刘栋,每个女孩儿心中都怀有青春情愫……

第17集   培训民兵过程中,苏巧巧快活田村看眼里心知肚明。田村以部队不许战士训练当地谈恋爱婉拒了巧巧河边表白。这刺伤了巧巧。单纯心当巧巧得知确有此纪律,又开始心生希望投一直把巧巧当成妹妹对待刘栋。看到巧巧忽而兴奋忽而失落表情,忍不住找田村谈话,坦言不允许别人伤害巧巧。这也令田村懊恼。掷手榴弹训练中,田村为保护巧巧头部受伤昏迷不醒。田村被送往急救室急需输血田村血型罕见HR阴性,正紧要关头刘栋换班赶来……

第18集   刘栋血输进了田村身体。田村渐渐苏醒过来,而刘栋却因输血过量躺了下来。闻讯连夜赶来田辽沈、杨佩佩夫妇看到田村,都对儿子刮目相看。杨佩佩从战士口中得知刘栋就当年送给自己孩子(田村)王桂香儿子与田村孪生兄弟这一事实震撼了,杨佩佩不得不感叹命运捉弄。田村搭救让本来就心仪苏巧巧彻底感情中沦陷了,石兰望着巧巧对田村照料眼神中掠过一丝醋意……

第19集   大宝来卫生所开药,看到刘草忍不住嘘寒问暖。被胡小胡撞见,与刘草发生争执竟大打出手。刘草回到家里脸上伤,却让刘树无法忍让。刘栋信成了全家支撑苏巧巧。每天照顾田村,这多少让田村为难。石兰带来书却给田村带来了精神慰藉。为了不影响田村形象巧巧决定离开田村。因为这次救人事迹,荣立了二等功。石兰赞颂田村英雄事迹诗发表了,这让两人距离缩短了。新兵连班长就要复员了,临走前与刘栋和马林一番谈话使得刘栋本来就沉重心更多了一抹愁云……

第20集   关班长与刘栋语重心长谈话,让刘栋记住了终身为兵的信念。想到再过一年,如果不提干,自己也要复员,不禁忧上心头。不甘心看见田村被提干,马林要把田村与苏巧巧关系上升为恋爱汇报组织。高海为此与马林大打出手,导致高海提前复员,田村提干也要调查后。再说马林追悔不已两人临别前涣然冰释。部队指导员回到歇马屯,对田村与苏巧巧关系进行调查。巧巧为此左右为难。石兰知道了调查事件,酸溜溜地挖苦田村。两人谈话中多了些打情骂俏味道,刘栋被宣传科列为重点培养干部材料,这使刘栋有了新希望……

第21集   当兵第三年将至无法提干士兵就要复员。刘栋身上背负家庭希望显得尤为沉重。田村因为与苏巧巧关系正接受部队调查,同时被视为提干重点培养对象的刘栋也因一份军区报纸稿件陷入了困境。两人提干计划同时被搁置,苏巧巧只身来到部队,帮助田村解决了误会。田村心疼又无奈,百感交集的田辽沈得知刘栋提干被延期,拿着杨佩佩整理刘栋发表文章剪报找来李师长,希望能够让刘栋这样优秀士兵继续留部队。刘草在家中拿起大宝送给自己红纱巾,被胡小胡发现大打出手伤痕累累跑回家中……

第22集   李师长带领师党委会,讨论刘栋报道失误一事,表达了对重视人才培养观点。田村、刘栋最终一起获得了进入干部培训班学习机会。两人都有几天假期可以回家探亲。田村回家前,杨佩佩已兴奋不已将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刘家另一番境况。刘树警告胡小胡不准再欺负刘草,这导致了胡小胡怨愤。刘草已经怀有身孕,孩子成了对生活新期盼。刘栋即将提干,刘草怀有身孕,这使得刘树婚姻大事成了王桂香心中头等事儿。刘栋回到熟悉村庄,看到脸上带伤刘草,正村边打水一时竟说不出话……

第23集   回到家乡的刘树,带着刘栋来到父亲坟前。两人促膝长谈。刘树说心头最担心刘草。田村回家后,与同朋友相聚,田村酒意渐浓,与石兰谈话也显得亲密。杨佩佩问田村终生大事,田村坦言巧巧虽可爱乖巧,可自己仅对如妹妹。歇马屯苏巧巧接到田村来信,竟深泪俱下。已经将田村深深藏于心底。刘树在家人逼迫下,终于答应去见见村口家小学老师,但对方提出要求更加难以接受……

第24集   相亲不欢而散的刘栋叫刘树不用操心,说自己以后会把妈接到城里去。可刘树却说自己更担心刘草,决不能离开这个家。刘栋终于听到了关于胡小胡外还有女人传言,向刘草求证。可刘草却因为自己已经怀孕,而把实情隐瞒了下来。刘栋即将要去干训班,前一天晚上胡小胡因为赌博没钱,跑到刘栋家去找刘草索要。刘栋和发生了口角,最后还动了手,胡小胡从此对刘栋怀恨在心,扬言要破坏提干。杨佩佩强拉着田村去相亲,田村起先还老大不情愿,没想到相亲对象竟然就石兰……

第25集   胡小胡得知刘草怀孕也没有改善对刘草的态度,因为怀疑刘草肚子里孩子不是自己的。即使这样,刘草依然决定要和胡小胡过下去,并且劝大宝死心,不要再苦苦等着自己了。胡小胡城里的相好一口咬定刘草给胡小胡戴了一顶大绿帽子,胡小胡深受刺激。为报复刘家写了封匿名信,列举数条罪状诋毁刘栋。杨佩佩夫妇开始打算找个合适机会向儿子说明一切。干训班结束了,刘栋提干命令被押了下来,这都那封匿名信带来严重后果,组织开始调查这件事……

第26集   刘栋隐约猜到自己提干命令被押是胡小胡搞鬼,可也毫无办法,只能等着组织调查结果下来。一直关心刘栋的三环也得知了匿名信事情,向当师长父亲打探情况。可师长说事情要严重了,不但刘栋提干事情会泡汤,军籍可能都保不住。参与调查除了军部干事,还有刚刚提干刘栋排长田村。胡小胡收买了自己两个赌友帮忙作伪证。村民们对于打人事件有了两种截然不同描述,这让参与调查田村很头疼。刘树得知原来是胡小胡的匿名信把刘栋提干搅和黄了,气得抄起一根大棒就要去找胡小胡算帐……

第27集   胡小胡察觉气氛不对,赶紧躲去了县里,刘树扑了个空。胡主任知道这次自己儿子又捣了鬼,答应出面为刘栋主持公道。田村和军队干事调查完毕,回到军队汇报。军部决定要对刘栋进行处分开除军籍。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家都觉得难以接受。田村在军部一直为刘栋据理力争,三环也回家和父亲争吵起来,要重新考虑对刘栋处分。情绪低落的刘栋,深深感受到了田村和三环对自己的情谊,亲情与爱情都悄然开始生根发芽。胡主任以胡小胡父亲名义向军部写了一封措辞诚恳检举信……

第28集   刘栋提干风波总算平息,刘家上下长舒了口气。三口人坐炕上吃饭,刘草嘴角淤青还没消,委屈地说出无论胡小胡怎么对都无所谓,为了腹中孩子,刘草必须与胡小胡生活下去,不能让孩子生下来没有父亲。大宝带着老母亲去村里卫生所开药。从县城里回来胡小胡来找刘草,正看到大宝离开卫生所,于是对刘草进行毒打,孩子也没能保住。胡主任看到虚弱刘草,不禁深深愧疚,答应刘草自己做主帮们办理离婚。田村为军区比赛加紧进行着训练,但训练超越了战士们生理极限,随训练采访刘栋过程中阻止田村……

第29集   田村带兵训练失误,遭到全师通报批评。对于训练方法认识不同田村、刘栋发生争执,刘栋方知后果严重。在田村石兰劝导下到医院看望受伤战士赵晓禾。听到一番朴实言语,难过不能自已的田村和刘栋进行了一次长谈,两人惺惺相惜。杨佩佩得知了田辽沈接受了田村全师批评消息很不满意。两口子又一次因为儿子问题发生口角。刘栋与三环感情越来越深厚,三环出差带着给刘栋母亲开眼药水,却兴奋时遇上车祸导致小腿截肢……

第30集   尽管三环醒来后一直不愿见刘栋,刘栋却把所有工作外时间都花在三环身上。刘栋并不在意三环伤势,心意已决要与这个自己真心喜欢女孩儿厮守终生。三环终于接纳了刘栋,并刘栋鼓励下重新站了起来。李师长亲自到病房来探望三环,大家都不知道三环正李师长亲骨肉。刘草家中养病,胡小胡却又来骚扰。这一切刘树看眼里恨心中。刘树穿了军装要去部队看刘栋。刘栋很意外刘树临走前问刘栋,如果自己出了事情会不会连累弟弟。刘栋隐隐感到不安……

第31集   刘栋提干了,柳三环站起来了。刘草生日那天,胡小胡带回来了城里女朋友小桃,千方百计刁难刘草并侮辱刘草一家,被刘树碰见。伤心欲绝、忍无可忍的刘树把小胡误伤致死,刘树觉得刘草噩运结束了,长长出了一口气。最终刘树被警察带走了,杨佩佩开始着手田村和石兰婚事,被石兰推脱。田村和石兰对感情进行了一次长谈,误会解除的田村对石兰表白,并向石兰求婚。两个年轻人幸福并快乐着。马林光荣复员了。站好了最后一班岗,马林、刘栋这两个同时出来当兵兄弟一起喝酒,两人互诉衷肠……

第32集   马林山体在滑坡时为了救老百姓,用自己身体挡住了滚下来石头,英勇牺牲了。刘栋回到自己家乡,得知了哥哥刘树出事消息。三环带着对无限眷恋转业,离开了部队但受到特殊安排还可以部队继续干下去。刘栋把母亲接到城里检查身体,尽一份孝心。杨大夫来部队催石兰和田村婚事。而此时正好苏巧巧也带着亲手捺厚厚鞋垫来部队看望田村。苏巧巧和田村一起一幕被杨大夫和石兰看到。杨大夫为了不影响田村和石兰婚事找到了苏巧巧,一席话让伤心苏巧巧黯然失色独自流泪……

第33集   刘栋因为与柳三环接触多了,就写了一篇专访,寄给了军区的报纸。虽然他不是宣传干事了,但还是愿意写。没几日,这篇文章就发表了。刘栋去给柳三环送报纸,柳三环看见他,脸红竟然泛出红润,说,刘栋,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啊?刘栋说:不是我写得好,是你的事迹好。

第34集   田村和石兰这对幸福的人在大家的祝福中举行了婚礼,所有人为他们高兴,祝福着。十三师接到了赶救大火的命令,这对新人还没休完婚假就出发了,刘栋、李师长也在队伍中。无情的大火燃烧着,石兰、刘栋、田村拼命的在火场中执行任务,火场如战场,这是一场没有枪声和炮声的战争,但它却是无情、冷酷的。田村在救护刘栋时放弃了石兰的呼救,而田村也因烟熏过久双目失明。石兰牺牲,田村失明,杨佩佩和田团长夫妇陷入了无限的悲伤中。

第35集   失去石兰的田村悲痛不已,在石兰的追悼会上,人们用最崇高的方式向石兰致敬、告别。王桂香去看望自己没有相认的儿子田村,全家人为田村眼角膜的事发愁奔波着。亲生母亲王桂香,养母杨佩佩这两位伟大的母亲同时要把眼角膜捐给自己的儿子。而此时,刘栋也准备转业为自己的同胞弟弟放弃来之不易的军人生活,捐出自己的眼角膜。

第36集   为了田村,刘栋去歇马屯找到了苏巧巧,告诉她石兰牺牲、田村失明的事,听到噩耗的巧巧跟随刘栋回到部队照顾、鼓励田村。刘栋转业被部队拒绝,苏巧巧来到了田村的身边照顾他,巧巧要照顾一辈子的想法让杨佩佩感动不已。刘栋去监狱看望哥哥刘树,并把田村是自己双胞胎弟弟的事告诉了哥哥并且准备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田村,遭到了刘树的反对。

第37集   刘树用绝食威胁刘栋,这个伟大的哥哥决定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田村,他为这个家付出了他自己所有的一切。田村为了不拖累部队提交了转业申请,但事情有了转机,刘树的各项体检都符合给田村移植眼角膜的条件,在手术台上,刘树见到了他二十多年未曾谋面的弟弟。手术很成功,田村重见了光明,全家人喜极而泣,而捐献者成了田村、杨佩佩和田团长一家人的一个谜团。

第38集   田村没有想到捐献眼角膜的人是刘栋的哥哥,当田村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杨佩佩时,她惊呆了,她和田辽沈决定把真相告诉田村,杨佩佩和田辽沈终于把田村和刘栋双胞胎的事情讲给了田村,告诉了他亲生母亲王桂香、亲生双胞胎哥哥刘栋、捐献眼角膜大哥刘树的事实。田村、刘栋这对二十多年骨肉相离的双胞胎兄弟终于相认,紧紧相拥,而田村也终于跪在了王桂香面前,深情喊了一声“妈”。

看《天下兄弟》电视剧,论兄弟能否担当天下

最近军事题材的《我的团长我的团》热火上映,大家褒贬不一,本人至今仍未看完,所以也不想做过多的评论,但对于《天下兄弟》这部电视剧确是情有独钟,所以淘来了一篇经典的评论,并加以修改,这才算简洁真实的表达出我对这部电视剧的喜爱之情,深入领悟。

美国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赛珍珠把中国的《水浒传》翻译为“四海之内皆兄弟”,这也算是翻绝了,因为《水浒传》里称兄道弟的场面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鲁智松对赵员外的热情款待深为感动,不知如何报答时,赵员外就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如何言报答之事?”不过《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条好汉虽然走到了一起,却最终并不是以兄弟相称了,忠义堂上排坐次已经包含了浓郁的帝王思想。说到底,《水浒传》的称兄道弟只是一种中国传统的江湖义气,江湖义气的背后支撑是共同的利益,一个社会的各个阶层都有不同的利益诉求,所以一段时间里我们把《水浒传》当作阶级斗争的教材来读也说不上是大错。至于西方人讲兄弟——brother,则是侧重在另外的意义上,西方***强调每一个基督徒都是上帝的儿子,都是兄弟,因此都是平等的,他们的“兄弟”观传递着“人人平等”的民主意识。赛女士没搞清楚彼兄弟非此兄弟,也就遭至鲁迅先生的批评。如今石钟山又为我们写了一部《天下兄弟》,这好像还是“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意思,小说里面的人物也还真有一些江湖义气的表现,莫非石钟山也是从《水浒传》里受到启发?不过读了小说就明白石钟山的“兄弟”既不同于赛女士的“brether”,也不同于《水浒传》的兄弟。

《天下兄弟》写了一对双胞胎兄弟的传奇式故事。刘栋和田村这一对双胞胎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分开了,但命中注定式的,他们谁也离不开谁,兄弟俩相互较劲,也相帮相拥,谱写着一份共同的历史。刘栋从小生活在亲生父母身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而田村从一出生就成了军人田辽沈、杨佩佩夫妇的儿子,尽管他血管里流着农民的血,他的外表却是将门子弟。他们参军来到了同一个部队,他们一同出操一同站岗,却互相都不知道两人是兄弟的亲缘关系。田村在一次训练中身负重伤,刘栋卷起衣袖,为手术台上的田村献出了一千二百毫升鲜血;在一次扑灭山火的战斗中,田村为救刘栋的生命把自己的眼睛烧伤了。这样的故事情节虽然并不是很新鲜,但它诠释了“兄弟”二字的本来含意。兄弟首先是一种原始的血缘关系,小说中刘栋为田村献血的情节有一个细节就暗示了这一点。当田村在手术中需要输血时,全连一百多人惟有刘栋的血型与田村的血型吻合,他们俩都是稀少的HR血型。其次,兄弟又是一种基本的伦理关系,它与君臣、、夫妻、父子共同构建起中国传统文化的大厦,所谓孝悌中的悌就是对兄弟的规定。对于刘栋和田村这一对双胞胎来说,即使被人为地分隔开来,但天生的血缘不仅使他们聚会,更使得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背后自然有一种伦理的力量。为了更加突出兄弟内涵中的“悌”,小说还设置了大哥刘树这个人物,他既是刘栋和田村双胞胎的大哥,也是刘家的一棵大树。刘树让我们深刻感受到兄弟在一个家庭中的意义。刘家只是农村的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亲过早地去世,刘树就成了全家的主心骨,这正是俗语所说的:“ 长兄为父”。刘树表面看上去是一个讷言、平庸的农民,但长兄的伦理责任感使他变得意志坚强,但他不过一芥草民,无权无势,只能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去担当起家庭的责任,这种牺牲是从肉体到精神的,乃至自我的尊严和生命。所以他不得不屈辱地跪在村主任的面前,也不得不犯下死罪解决掉欺凌妹妹的无赖胡小胡。即使在牢狱里,他也要捐出自己的角膜,为自己从未见过的弟弟田村带来光明。通过刘树,小说最终使“兄弟”从《水浒传》的江湖义气中走出来,回到了血缘的起点。说起来,“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句话出自孔夫子的《论语》,儒家的伦理道德精神就应该是它的原旨。

“天下兄弟”当然不完全是“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翻版,它可能还包含着这样一层意思,当今的天下应该是兄弟们的天下。石钟山的小说一直是以父子关系构成情节的张力的,这一回他转向了兄弟关系,这种转变也许意味着他从敬畏历史的写作姿态中走了出来,

从而以一种自信的目光注视兄弟们叱咤风云的当下。他在这部小说中展示出这种自信,但他的展示多少有些匆忙,因此他过于依重于故事情节,而人物仅仅成为了故事的元素。我们完全有理由要求小说中的兄弟们更加丰满也更加内秀,如此才能真正担当起天下来。




分享到:
                   主办合作单位:山东广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山东广畅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山东广畅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本网总编辑、总法律顾问  李广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