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做你的女人

发表时间:2020-05-04 19:09

     

01.jpg


  电视连续剧《下辈子做你的女人》讲述了主人公冯家昌为完成母亲遗愿,经过长期苦苦努力,利用参军等形式,促使贫困的全家兄弟从乡村到城市的迁徙,其间不得已与乡村初恋情人刘汉香分手。本据是根据著名作家李佩甫小说(城的灯)改编,全局围绕冯家昌、刘汉香、李冬冬的爱情故事,塑造出一个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冯与刘一起奋斗,带领全村人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新生活剧,在此过程中对“嫂子”从感激和同情到理解和爱恋……



故事梗概

故事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早期,北方一个叫上梁村的山村开始。

小混混头子锛子看上了冯家昌的同学刘汉香,带人来校门口强行抢人,成天胡吹大气的男生全吓得闭口不言,没钱买鞋而一直光脚上学,被同学取笑为赤脚大仙的冯家昌挺身而出,拎着两块砖头走到锛子面前,要单挑,让对方先拍他。他不等对方反应,自己给了自己一下,痞子们被他镇住,给汉香解了围,向来好勇斗狠的锛子开始敬服冯家昌,和冯家昌同村,身为大队支书刘国豆之女的汉香心中开始对冯家昌产生异样情怀。

同时,冯家昌母亲因病而殁,作为上梁村上门女婿的老画匠冯父自从摔成残疾人之后,冯家昌作为长子,成为兄弟中唯一的顶梁柱而受母亲的临终托付。十八岁的冯家昌,大弟铁蛋十四岁,二弟狗蛋九岁,小弟毛蛋六岁。他刹那间感觉自己成人了,所以,他没有哭,很男人地点头应允了。

母亲死后,冯家昌兄弟本来就破旧的鞋子根本就穿不到脚上了。冯家昌把兄弟们召集到一起,逼他们...(阅读全文)光脚在草丛中奔跑,让兄弟们光脚磨出茧子,成为穿不烂的“铁鞋”。

 冯家昌的班主任朱老师是一个因走“白专道路”而被贬的博士,对内禀灵慧的冯家昌深为嘉许,不仅经常与他畅怀交流、给他推荐书籍,而且还要给他钱买鞋,被冯家昌拒绝。

一个返校日,冯家昌背着干粮走在青纱帐间的土路上,发现一对崭新的解放鞋整齐地摆放在路中间,刘汉香从庄稼地里走出来,原来鞋是她送冯家昌的。可是冯家昌不领情,转身就走。

纯洁的爱情,在一对少男少女心中开始萌发。公路上,冯家昌骑着车子,刘汉香在后面扯着他的衣服,俩人像风一样的快活。

佩服冯家昌人格的锛子看到他光脚,想用自己干净的钱买一双胶鞋送给他,和他结交,被冯家昌冷漠拒绝,伤了自尊的锛子酒醉和人斗殴,致人重伤,被判刑入狱,冯家昌反省,觉得有愧于锛子。

毕业了,汉香被父亲活动到公社砖场当农工,冯家昌则回到地里干活。刘汉香对冯家昌表白了她的爱,冯家昌说自己家庭困难,让刘汉香考虑清楚,刘汉香态度坚决。俩人充满信心地憧憬着未来,冯家昌决心当一个有脑子的新农民,来改变家乡的面貌,却被刘国豆视为异端,借故将他关了学习班,被汉香所救。

经过汉香的斡旋,刘国豆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将冯家昌送到县城化肥厂做副业工,冯家昌表现优异,被厂里树为典型,又在火灾中舍生抢险,立下功劳,但请汉香吃饭时受到的羞辱让他对城乡差距感到切肤之痛,当厂长想给他转正时,又是一个农村户口的问题将他的工人梦彻底斩断,他决心改变自己命运,当上真正的城里人,既给爱人一个幸福生活的保障,也把三个弟弟带出去,摆脱受人歧视的困境。

小树林里,冯家昌和汉香婉情相会,被刘国豆带领民兵当场“抓获”,汉香用剪刀抵住自己,以死护下了冯家昌,汉香为冯家昌想了一个出路:当兵。只有当兵才是摆脱农村的唯一途径。

冯家昌还真就当兵了。刘国豆对站在他面前的冯家昌说,便宜你了。但警告他,只有穿上“四个兜”(提干),刘汉香才能跟他进城。他要是复员回来,大家谁都不认识谁。他要是再纠缠刘汉香,他整死冯家昌。

《下辈子做你的女人》精彩剧照《下辈子做你的女人》精彩剧照(3)情人相别,恋恋不舍,山盟海誓,汉香给冯家昌手腕上咬了一块“表”以互证心迹。

新兵连里,冯家昌和城市兵谭建华形成对垒,为给农村兵石心锁鸣不平,二人相打,受到胡连长关注。胡连长预感到冯家昌是一颗好兵苗子,但缺乏磨炼,他暗中关注并鞭策着他。

新兵训练结束,谭建华担任了都是城市兵的二班长,被分配到都是农村兵的六班的冯家昌却没有被任命,不知道这是升任营长的胡连长对他的考验和激励的冯家昌,经过短暂的沉闷之后,并没有消沉,而是闷头苦干,各项表现都相当优异,与对他一直不服气的谭建华互有高低。

立功减刑的锛子出狱,与冯家昌碰面,但冯家昌仅是一个“大头兵”的现状让他深为失望,锛子的反应激起了冯家昌的好胜心。

刘汉香接到冯家昌的信和一张五好战士奖状。她高兴地给爸妈看。刘国豆态度好了一些。刘汉香要去冯家报信,拎了家里半袋子面粉就走。刘国豆在后面骂了一句:一个女子半个贼,我养的这简直就是土匪。

周日部队搞学雷锋活动,谭建华领着二班战士摆开摊子,理发、修鞋、借缝纫机修补衣裳,修小无线电;而冯家昌则带队到车站,扶老携幼。为车站工作人员欺负农村老大爷,冯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双方打了起来。军区医院护士李冬冬帮冯家昌处理伤口,与冯家昌初次相识,二人彼此印象都不好。

营部决定二班和六班展开一场军事素质对抗赛,两个班在底下开始热火朝天的备战工作,只是普通一兵的冯家昌,不在其位而谋其政,成了事实上的班长,在他的运筹帷幄下,实力逊于二班的六班竟然和对手战平,在决胜局中,冯家昌敢于冒险,终于取胜,自己也受伤,获得了身为随队救护员的李冬冬的敬慕。

入伍已经三年,上级给了一个提干指标,连里经研究,鉴于冯家昌长期的优异表现,决定给冯家昌提干。然而,任命书下来,提拔的却是谭建华。战友们鸣不平,冯家昌想不通。经过胡营长的开导,他终于明白了怎么去做一个真正的好军人。

冯家脏乱、破败,几个“蛋”整天在村子里惹事。刘汉香看不过去,回家说,冯家没个女人管不行,要住到冯家去。妈说她疯了,没过门咋能过去。刘国豆说,你敢过去,你就当我们死了,我们从来没有养过你。汉香说:“是火我钻,是坑我跳,都是我自愿的,过好过坏,我不后悔,不怨人”。

汉香提着包袱,决然地进了冯家的门。老冯家有了笑声,狗蛋和毛蛋撒娇的“嫂子”声音和响亮。刘汉香带他们打扫卫生,为他们洗衣服、做鞋、打杂面饼子。为了全力照顾冯家老少,她辞去了砖瓦厂的工作,回村劳动,管理家务。懂事的铁蛋对汉香异样依恋。

军区廖参谋长视察部队。冯家昌的作训演练、汇报材料、发表的文章引起了首长的注意。临走时,廖参谋长对随行人员说,这个人我要了,回去让政治部办手续。

冯家昌一步登天,调到军区给廖参谋长当见习秘书,与同屋侯秘书结为莫逆之交,与李冬冬在军区再次相遇,李冬冬对冯家昌大胆追求,二人感情迅速升温,胡营长提醒了他,冯家昌内心陷入矛盾。

廖参谋长带领冯家昌下部队视察,廖参谋长对部队不顾实际,只注重表面文章深感不满,却在谭建华任连长的连队获得了意外惊喜,冯家昌与谭建华这对冤家仍然互不服气,二人整整一夜较量,还是难分高低,但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转为惺惺相惜。善于带兵的谭建华随后被调入训练薄弱的炮团担任连长。

冯家昌帮助炮团的韩参谋长制定了行之有效的训练方案,最终得到了首长的认可,韩参谋长与冯家昌就此交为莫逆,冯家昌决定让铁蛋参军。

铁蛋坚决不同意参军,口头的理由是想为汉香分忧,其实在他内心对汉香的异样情怀已经日益浓厚,不愿意离开汉香。汉香百般施计,在锛子的帮助下,终于将铁蛋送入部队,成为谭建华部下一兵,冯家昌委托谭建华将弟弟带成一个好兵,但坚决不能给他任何关照,只求在铁蛋最低潮的时候表扬一次即可。

冯家昌被李冬冬请到带她长大的姨妈家作客,冯家昌身陷尴尬,辩解无途,他送李冬冬上夜班途中,被赶来的锛子撞见,锛子打了冯家昌,告诫他如果敢于有负汉香,他不会饶他。

汉香一力操持冯家昌的破家,在县城倒卖布票而被锛子撞见,锛子对冯家昌没有能力却还“霸”着汉香深为不满。

李冬冬对冯家昌的追求愈加热烈,她来到冯的宿舍,变戏法地掏出饭盒、红酒、酒杯和一个蛋糕,为冯家昌庆祝生日。冯心里十分感动。李冬冬送冯家昌一块手表,冯推拒不掉,李冬冬走后,他抚着汉香在他手腕上的咬痕久久沉思。

由于政治形势的变化,廖参谋长身陷其中而遭贬斥,被下放农场,廖参谋长让冯家昌自己决定去留,关键时刻,冯家昌认定国家柱石代言人的廖参谋长是忠良受难,经过痛苦抉择,他决定舍弃私已的身家,不离开廖参谋长,临行前夜,此景被锛子获知,二人激情对饮,歃血订交,誓同生死,冯家昌委托锛子照顾汉香,并给她写了绝交信,委托锛子带回。

汉香矢心如铁,绝不在冯家昌最危难的时候舍弃他,依然殚精竭虑地苦持家业,期待云开日出的一天,积劳成疾。

冯家昌精心照料着廖参谋长,使将军走出心理的低潮,重新开始面对生活,冯家昌在廖参谋长的点化下,苦研军事理论,奋笔不辍地撰写着一篇又一篇军事论文。

李冬冬突然在农场现身,冯家昌才知道李冬冬原来是早年丧妻的廖参谋长的女儿。冯家昌心有重负,没有接受李冬冬的感情,李冬冬在父亲的劝说下,黯然返回,冯家昌为她的离去而伤神。

国家形势一朝清明,廖参谋长得以平反,冯家昌连升两级,回到军区担任正营职参谋。

为冯家昌久无音信而深感警惕的刘国豆,劝说女儿准备复习参加高考,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上,汉香担心冯家昌万一复员回乡后自己与他无法相偕,断然拒绝。

李冬冬如愿考入大学。升任总部副部长的廖参谋长打算将冯家昌调入总部,被冯家昌拒绝。李冬冬向父亲求教她与冯家昌的感情问题,廖参谋长坚决支持。

冯家昌决定从犹豫中摆脱,下决心向组织提出与汉香结婚并让她随军的请求。

廖参谋长打来电话,意在打消冯家昌得知李冬冬身世之后接受她感情的心理障碍,冯家昌陷入茫然。

汉香接到冯家昌告诉让她随军的来信,喜不自禁,忽然晕倒,赤脚医生建议她到正规医院检查,她不以为然。

冯家昌决定把铁蛋打造为一个真正合格过硬的兵,决定送他到偏远哨所锻炼,送铁蛋的卡车到后,司机才发现。铁蛋已经无踪。

刚接到李冬冬回来让他接站的电报的冯家昌,开始寻找铁蛋,铁蛋已经回乡,誓言与汉香在一起,汉香苦劝铁蛋返回部队,铁蛋态度松动,汉香离开村子给铁蛋买车票,已经买好回程票的冯家昌回到家中,行色匆匆,即来即走。

警觉的刘国豆告诫汉香循踪去追,汉香在晚于冯家昌的火车追踪而去。

冯家昌送铁蛋归队,在火车站接到了数年没见的李冬冬,二人相会,积郁已久的感情猝然迸发,理智被逾越。

因为升职而与冯家昌势成竞争的石心锁为千里“寻夫”的汉香指点冯、李二人聚会之所,当汉香找上门来时,没来得及遮掩的二人暴露了一切,汉香捂面而走。

冯家院子,乡亲们正在帮助修盖门楼子,刘国豆带着汉香阴着脸进了院子。老冯小心地叫了声亲家,招来他的破口大骂。刘国豆泪流满面,举起女儿粗糙的手让大家看,告诉女儿冯家昌变心的消息。满院子静悄悄地,冯父扇起了自己的耳光,操起镢头挖门楼子。刘汉香拉住了他,说这好歹是我生活了八年的家呀,劝说刘国豆让大家把活干完,刘国豆含泪给大家作揖行礼,大家不愿喝冯家一口茶,吃冯家一口饭,默然地干开了。刘汉香挣扎着想笑一下,一口鲜血喷出,栽倒在地。

冯家昌决定面对现实,对李冬冬负责,李冬冬劝冯家昌要接受乡亲们的谴责,尽量求得他们的谅解。

冯父带着狗蛋和毛蛋,来到部队要冯家昌回心转意。汉香在家乡劝止了乡亲们到部队替她讨公道。

冯家昌和李冬冬二人回到上梁村,冯家昌接受了一切,李冬冬也忍受了本来无辜的指责,李冬冬最终与汉香相见,汉香面对她,泪水长流。

新形势下,中国军队发生着深刻的转型,百万大载军开始,胡营长毅然脱下了自己视若生命的军装,回到地方。部队对干部制度要进行改革,以后干部一律从军校中培养。冯家昌想方设法给大弟冯家兴弄到一个军校进修指标,而冯家兴却告诉他已经申请复员。说那里有恩,咱要报恩。

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汉香开始动员村民种果树,大家无人附和。冯父找到汉香,把在庙里画画的一千两百块工钱交给汉香买树苗。汉香开始在自家地里种树,又遭到刘国豆的反对。坡地里,汉香突然发现铁蛋在帮她种树。

铁蛋支持汉香,竞选了上梁村的村长,和汉香一起,发动全村人种树、养鸡,又组织复员的汽车兵跑运输,动员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一起创业,承包石材加工工厂。上梁村的面貌改变了。而铁蛋也向汉香表白了他心中一直对汉香的爱。汉香坚决不答应,铁蛋说我决不放弃。

冯家昌被提拔当了动员处处长。然而,冯家昌却提出辞职、转业。廖部长回军区视察,对冯家昌说:“辞职要夸、转业要骂。”军区安排冯去国防大学深造。

上梁村富了,组织村里的老人旅游团,到南方旅行。村里人都劝刘汉香和铁蛋把婚事办了。而刘汉香,却积劳成疾,住进了医院。

冯家昌、冯家远、冯家和、李冬冬带着孩子走进医院大厅,看望病危的刘汉香。汉香在临终时刻,终于原谅了冯家昌。

凄凄冷雨中,冯家昌带着自己的三个兄弟,跪在汉香被花果掩映中的坟前,宛如石雕的塑像,内心的感激与愧疚,化作隐隐雷声。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初,北方一个叫上梁的山村。男主人公冯家昌的母亲在临死的时候,他领着三个未成年的弟弟铁蛋、狗蛋和毛蛋守在炕头,母亲把家托付给他就咽了气。父亲是个上门女婿。摔成残疾人之后,更被村子人瞧不起了。

女主人公刘汉香是村支书的女儿。一次,汉香在校门口被流氓头子锛子拦住,冯家昌英雄救美,赢得了汉香的芳心。纯洁的爱情,在两个家境悬殊的年轻人心中萌发。

第2集

回村后的冯家昌决心要当一个有脑子的新农民,来改变家乡的面貌,但却被刘国豆视为异类,借故抓去办学习班。汉香说通父亲,让冯家昌到城里的化肥厂当上了副业工。在化肥厂,冯家昌表现优异,又在火灾中舍生抢险,立下功劳。但农村户口又将他的工人梦彻底斩断。为改变命运,摆脱受人歧视的困境,当上真正的城里人,他对汉香说,只有当兵才是脱摆农村困境的唯一出路。汉香用自己的清白,成全了冯家昌的理想。

第3集

新兵连里,冯家昌和城市兵谭建华形成对垒,冯家昌急于表现,为抢先劳动,把笤帚藏在被窝里;为给农村兵石心锁鸣不平,二人相打,这一切都受到胡连长关注。胡连长预感到冯家昌是一颗好兵苗子,但缺乏磨炼,他暗中关注并鞭策着他。

汉香的同学白猪开着车来汉香家提亲,冯家老二铁蛋很生气,偷偷轧破汽车车轮。闯祸了的铁蛋天黑也不敢回家,汉香找到铁蛋,铁蛋乞求汉香嫂子不要嫁给别人,也别嫁到村外。

第4集

新兵连宿舍里,农村兵和城市兵又起冲突,冯家昌动手打人。训练时,冯家昌想“四个兜”走神被罚单练,胡连长教育冯家昌如何成为一名优秀军人。新兵分配,冯家昌和谭建华都分到了通讯营。

白猪又来提亲,汉香拒绝了他。冯家老三狗蛋打了铜锤家的鸡,汉香用自己的睿智和博爱护着冯家的孩子。

第5集

在新兵训练中,二班的城市兵表现灵活,得到表扬。冯家昌深夜带石心锁刻苦训练。石心锁摔伤,送到卫生所,被“野蛮”护士李冬冬治好。

汉香来铜锤家赔鸡,并向铜锤讨回欠冯家多年的欠款。铁蛋和毛蛋偷茄子被公社抓到派出所,汉香又一次急忙赶去救人。

第6集

通讯营训练结束后,冯家昌和谭建华进步很快,分别当了六班和二班的班长。

刘汉香接到冯家昌的信和一张五好战士奖状。

周日部队搞学雷锋活动,冯家昌带队到车站,扶老携幼。车站检票员欺负农村老大爷,冯家昌打抱不平,与检票员打了起来。护士李冬冬帮冯家昌处理伤口。

第7集

冯家昌在抗洪抢险中立了功。部队深夜行军,冯家昌所在的班没有一个战士掉队。

同时村里,冯家脏乱破败,几个“蛋”整天在村子里惹事。刘汉香看不过去,决定要住到冯家去。为此与父母决裂。汉香提着包袱,毅然决然地未结婚就进了冯家的门。冯家从此有了笑声。

第8集

入伍三年,上级给了一个提干指标,营里经研究,鉴于冯家昌长期的优异表现,决定给冯家昌提干。然而,任命书下来,提拔的却是谭建华。战友们鸣不平,冯家昌想不通。胡营长告诉冯家昌:只要你是真材实料,在部队就糟蹋不了!

为了全力照顾冯家老少,汉香辞去砖瓦厂的工作,放弃在村里当民办教师的机会,回村劳动,精心料理冯家的家务,但粮食还是不够吃。

第9集

冯家昌上调到营部任书记,终于留在了部队。

汉香在冯家的日子过不下去了,铁蛋便偷偷地帮人去拉车挣钱补贴家用,看着铁蛋伤痕累累的肩膀,汉香伤心极了。无奈,汉香只得将手头的布票倒出去,被联防队追赶,慌乱中碰到锛子,锛子说:我没想到你把日子过成这样,连倒布票的事都干的出来。铁蛋看到锛子和汉香拉扯在一起,要和锛子拼命

第10集

除夕夜刘汉香从家里借来缝纫机,熬夜给几个蛋儿做衣裳。天亮了,蛋儿发现枕头边新衣冯父捧着新衣抱头痛哭铁蛋也泪流不止。铁蛋轻轻推开门疲累的汉香睡着了。铁蛋掏出一个雪花膏瓶子,轻轻放在了汉香嫂子枕边

军区廖参谋长视察部队冯家昌作训演练、汇报材料以及发表的文章引起了首长注意。临走时廖参谋长对随行人员说这个人我要了,回去让政治部办手续。

第11集

  冯家昌一步登天,调到军区给廖参谋长当见习秘书,第一天进机关,就早早上班把办公楼全打扫了一遍,廖参谋长只对他提出一个要求:“永远、必须对我说实话”。

  冯家昌与李冬冬在军区再次相遇,这时李冬冬对冯家昌开始蒙生爱意,冯家昌内心陷入矛盾。

第12集

  军区义务劳动,李冬冬被派去协助冯家昌办墙报,两人谈得很投机。李冬冬邀请冯家昌周末去公园拍照,冯家昌经过一番心理斗争还是去了,冯家昌给李冬冬留下很好印象。

  这时汉香累倒了,铁蛋用自己脚上新鞋到铜锤那儿换了一只鸡,给汉香补身子。一次村里水被农药污染,汉香妈和冯父都中了毒,而汉香扔下病危母亲赶到冯家。

第13集

  冯家昌心烦意乱,侯秘书对冯家昌讲李冬冬家族背景,并告诫路线选择是成功的重要因素。连续多日,冯家昌躲着李冬冬,电话不敢接,宿舍不敢回,司令部小楼门不敢出。

  李冬冬找不到冯家昌,又搬出周副参谋长约冯家昌。冯家昌决定邀请汉香到部队来上玩几天,以解决和李冬冬之间尴尬。不料三弟毛蛋家又闯了祸,弄死了铜锤家羊,铜锤闹上门来,冯父气撞树伤了头,汉香放弃了去部队。

第14集

  冯家昌帮助炮团韩参谋做出新训练计划,受到廖参谋长好评,韩参谋非常感谢,故帮冯家昌大弟铁蛋入伍。指标下到乡里,铁蛋却不愿去部队,要家分担汉香嫂子负担。

  冯家昌为此请假,这是冯家昌第一次探亲,当见到汉香时,第一次对汉香有了陌生感,汉香非常理解并和他一起劝说铁蛋。铁蛋到了部队,成为谭建华部下一兵。而大胆李冬冬来到冯家昌宿舍,变戏法地掏出饭盒、红酒、酒杯和一个蛋糕,为冯家昌庆祝生日,冯家昌心里十分感动。

第15集

  铁蛋当兵人老实,总被欺负,冯家昌得知后让谭连长不要关照铁蛋,只关键时候表扬一下。由于政治形式变化,廖参谋长身陷其中而遭贬斥,被下放到农场。

  廖参谋长让冯家昌自己决定去留,关键时刻冯家昌决定舍弃私已身家,不离开廖参谋长。夜里,冯家昌向李冬冬家小院外望着,李冬冬房间灯犹豫再三,没有告别。

第16集

  农场被冯家昌精心照料着,使廖参谋长走出了心理低潮,,重新开始面对生活。冯家昌在廖参谋长点化下,苦研军事理论,奋笔不辍地撰写一篇一篇军事论文。

  铁蛋部队刻苦训练,,挺过了艰难一个时期。汉香苦持着冯家,期待着云开日出,,一天积劳成疾。

第17集

  冯家昌没想到李冬冬会来农场看自己,李冬冬带来了复习资料和明年恢复高考的消息,并表白了自己的爱。冯家昌心有重负,让李冬冬忘掉。

  李冬冬黯然返回,冯家昌为离去而伤神为冯家昌久无音信而深感警惕,刘国豆让汉香复习,准备参加高考,把命运掌握自己手里。但冯家昌此时前途未卜,汉香怕自己考出去了,冯家昌复员回来无法与自己相偕,断然拒绝。

第18集

  廖参谋长问题落实了,进北京有了更高职位,专车从农场接走了廖参谋长却让冯家昌步行回部队。冯家昌委屈地步行三百多公里回部队,到了门口才知道自己已经是正营级参谋了。

  冯家昌想安排铁蛋到汽车连学汽车,铁蛋跟了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老兵,从手艺和做人上收益很大,尤其是老兵对车子的爱及对女人的爱深深地影响了他。

第19集

  冯家昌作训处工作出色,发表了不少高水平论文。石心锁也从边疆调到作训处当参谋了,但整天拉关系走门路。冯家昌决定从犹豫中摆脱,决定向组织提出与汉香结婚并让随军请求。

  但却收到李冬冬发来电报要冯家昌去车站接汉香,收到冯家昌准备让随军信,高兴地流下眼泪,对父亲说,想把冯家房子翻修一下,把门楼子盖了,与冯家昌完婚,然后随军进城。

第20集

  部队百万大裁军,胡营长毅然脱下了视若生命军装,回到地方。胡营长生活状态深深刺痛了冯家昌,加之张大夫和周参谋无形中给冯家昌很大压力。冯家昌写信让汉香别等了,同时去车站接大学毕业回来的李冬冬。

  刘国豆阴着脸进了院子,老冯小心地叫了声亲家,招来破口大骂,刘国豆泪流满面举起女儿粗糙手让大家看,告诉女儿冯家昌不要了,汉香晕了过去。

第21集

  冯父领着两个蛋进城找冯家昌让回家,冯家昌说对不起汉香,但上梁村回不去了,而且还要把们都接出来做城里人,让狗蛋当兵,毛蛋来城里上学。汉香卧床不起,刘国豆对说一定要整治冯家昌,说得咬牙切齿,说得义愤填膺。

  刘汉香乞求父亲给自己留一点志气,石心锁不择手段,挑拨离间,并对李冬冬说,见到第一面就喜欢,要和她谈对象处朋友。

第22集

  冯家昌负了汉香,第二次回到家乡,当天夜里悄悄来到汉香家门口,终无法面对内心充满忏悔。

  终于李冬冬和冯家昌结婚了,铁蛋知道大哥与李冬冬结婚后,毅然请假回来找到汉香,痛哭流涕地对汉香说:嫂子我爱你,我打小就喜欢你,我会守着你、护着你、敬着你,我冯家兴就为你活。

第23集

  作训处竞争副处长石心锁、候参谋各展其能,冯家昌让李冬冬帮忙,李冬冬很不悦。

  两人发生了激烈冲突,刘汉香找到部队,见到冯家昌,对村里人讲种种状诉和惩治办法,冯家昌听得汗如雨下,看着冯家昌已秃了一圈头顶,汉香泪流满面地说:“我不找你来报仇更不找你要账不想听你道歉说软话,我就想看看城市啥样子,城市咋就把你改变了……看你三十不到人头发竟然……已经有孩子了就好好过吧……”

第24集

  冯家昌为了让几个蛋能有一个稳定城市生活,设法给铁蛋弄到一个军校进修指标,而铁蛋却告诉已经申请复员说要报恩。冯家昌把狗蛋弄到部队,把毛蛋也接到城里来上学。

  刘汉香回村后立志要改变农村贫穷面貌,便动员村民种果树,大家无人附和。冯父找到汉香把庙里画画工钱交给汉香买树苗,汉香开始在自家地里种树又遭到刘国豆反对。

  坡地里汉香突然发现铁蛋帮种树,铁蛋为了汉香放弃军校深造回到农村和汉香一起改变农村面貌。

第25集

  冯家昌把兄弟们事情都安排好了又开始埋头钻研业务,并发表了高水平论文,和李冬冬幸福生活着,并且生了一个女儿。

  铁蛋支持汉香竞选上梁村村长,和汉香一起发动全村人种树、养鸡,又组织复员汽车兵跑运输动员外出打工人回来一起创业,承包石材加工厂。上梁村面貌改变了,铁蛋也向汉香表白了独有爱。

第26集(大结局)

  冯家昌被提拔当了动员处处长,却提出要辞职、转业,廖部长回军区视察对冯家昌说:“辞职要夸、转业要骂”,军区安排冯家昌去国防大学深造,要把他培养成一个真正好军人。

  上梁村富了村里人都劝刘汉香和铁蛋把婚事办了,而刘汉香却积劳成疾住进了医院,冯家昌、冯家远、冯家和、李冬冬带着孩子走进医院大厅看望病危的刘汉香,汉香忍痛笑着面对大家,对冯家昌说:“你个背负了太多责任,好大哥我不怪你,我要回家。”

  全村人穿着新装,拿着花环自己美丽家园夹道迎接刘汉香,冯家昌兄弟抬着一个花床,上面躺含笑而去汉香。

主人翁冯家昌、刘汉香、李冬冬三个人,整个主线围绕着冯家昌的生活轨迹在运转,对于冯家昌的命运可以理解的,从小生活在没有母爱而又担负重任的家庭里,他心里想的就是怎么样改变家庭命运,完成母亲临终前的遗愿,他做到了,在他的内心里也被负责良心、谴责和自责。为了能够彻底改变家族命运他选择了李冬冬,李冬冬很不错,敢爱敢恨、据现代化的女孩,大方从容、靓丽得体。即使冯家昌没有选择她,她一样会帮助,但是只能是自己不违背家庭的情况下的帮助。刘汉香真是太伟大了!爱一人她是真正的爱冯家昌,没有汉香就不可能有冯家昌的转机,至少不会这么快,说不了还在农田弄那二亩地,汉香为了冯家昌不顾家庭的反对、社会的舆论、他人的异议的眼光,汉香认为冯家昌就是他丈夫,这么理解是对的,开始冯家昌也是这么认为,可是到了关键坎上时候,冯家昌为了家族的命运却牺牲了汉香的一腔真情。[2]

男主人公冯家昌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利用参军的形式,促使冯家兄弟摆脱贫困,从乡村走向城市的迁徒。他在事业上的不懈努力,彰显了人性正直善良、不屈不挠的优秀品质。但就在他人生理想将要实现的时候,剧情发生了异想不到的变化。冯家昌背弃了最初的意愿,在他提到正营级参谋后,却没有和他所爱的农村姑娘汉香结婚,决然与上司的外甥女,漂亮女军医结婚了。就这一点,不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是现在,有背社会公德的行为永远遭人唾弃。一个男人励志奋斗的高大形象,转而被伦理道理所淹没。促使冯家昌变化的背后,也让人们看到了当今社会中一些阴暗的东西。


任程伟

任程伟,国家话剧院演员,1970年生于黑龙江虎林,祖籍河南杞县。1993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曾主演话剧《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生死场》、《思凡》、《奥赛罗》、《万尼亚舅舅》、《第十二夜》;影视剧《大雪无痕》 、《绝不放过你》、《软弱》、《谁可相依》、《关中刀客》、《特勤中队》、《爱在生死边缘》等。曾荣获第十九届电视金鹰节最佳男演员、文化部戏剧展演表演奖。

闫妮闫妮(3)闫妮

闫妮,中国影视演员,出生于陕西西安,现居北京。成名前出演过《健康快车》、《炊事班的故事》等剧,2005年拍摄的情景喜剧《武林外传》让她一炮走红,迅速被人们所熟知。2008年主演了热播电视剧北风那个吹》,精湛的演技让她问鼎了中国电视剧含金量最高的飞天奖金鹰奖的“视后”桂冠。2009年6月,被著名导演张艺谋赏识,主演其新片《三枪拍案惊奇》,成为了影坛炙手可热的“谋女郎”。2011年闫妮主演的电影《武林外传》《最强喜事》《画壁》《大魔术师》均取得了过亿的票房佳绩,闫妮被媒体评为华语影坛性价比最高的演员之一。





分享到:
                   主办合作单位:山东广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山东广畅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山东广畅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本网总编辑、总法律顾问  李广畅